也談史上女人的別名

向下

也談史上女人的別名

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五 十一月 01, 2013 8:51 am

女人是什麼?很多的三菱PLC時候,人們都是為女人唱贊美詩的;少數的時候,人們也罵女人,特別是同女人有過過節,或者受過傷害的人。 有一天,偶然經過一對文明人的住宅,突然一個男人的罵聲嚇得我魂飛魄散,全句僅僅一個字:“賤”。當時我就想,是不是文明人過於氣憤瞭。因為自此以後,再無任何聲響,看來女人不是在偷偷地流淚,就是真做錯瞭事兒,忍氣吞聲地承認自己“賤”瞭;另外一種不怎麼著調的解釋就是兩人調情時的專用詞匯。 現代男人罵女人,如果僅僅說“賤”還好理解,也還能讓人接受。或許是女人對心愛的人過於鐘情或癡情,為瞭贏得自己所愛而從不得失,默默奉獻;或許是做人過於謙和,沒有高高在上、高不可攀的架子;或許做事過於認真勤奮,沒有討價還價、斤斤計較的習慣。如果真是這種“賤”那本就無可指責,值得欣賞的。但如果因做瞭有失尊嚴、出賣人格的事,而被人罵做賤的話,那就是真正的賤瞭。那樣隻能被人們所不恥。 但如果在“賤”的後面加上一個“貨”字,那就明顯是有辱斯文,是真正的有傷自尊,有失尊嚴,地下车库堵漏有傷人格的。 在我已有的記憶中,男人罵女人,自古以來,印象最深的莫過於聖人孔子的名言:“唯女子與小人難教養”。因為後人對孔子此言的理解是:孔夫子把女子與小人等同起來。而一旦如此理解,那孔夫子無疑是對女人極大的不尊和鄙視。其實,如果能全面理解這句話,那麼,我們就知道對他是一種誤解,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曲解,也是對他的一種不公。況且,即使這個句子是罵女人的,他也並非歷史上第一個罵的。而自有史載以來,最初罵女人應該是薑子牙。 按照《封神演義》的說法,72歲的薑子牙負命下瞭昆侖山,去朝歌城南35裡處的宋傢莊投奔早年的結義兄長宋異人宋員外,在那裡他娶瞭68歲的老姑娘馬氏。由於妻子的威逼,新婚不久的薑子牙做起瞭生意,先後編過笊籬、賣過面粉、經營過飯館、販過牛馬豬羊,結果都是隻虧本不掙錢;後來又去開館算命,卻是一炮走紅,不久便被授官下大夫。但也正因為算命,燒出瞭玉石琵琶精的原形,從而得罪瞭妲己,導致瞭後來的逃亡。逃出朝歌的薑子牙遭到瞭妻子的離棄,他感嘆瞭一番:“青竹蛇兒口,黃蜂尾上針。清生料库,水泥库清灰,清理生料均化库兩般由自可,最毒婦人心。” 到後代,更有人把女人的兇狠毒辣比作是蛇蠍心腸。並且還出現在元?無名氏《抱妝盒》第二折中,原句為“便是蛇蠍心腸,不似恁般毒害。”久而久之,便演變為瞭一個固定用語,即成語,其意形容心腸狠毒。而其本意卻是源於兩種爬行動物的本性:雌蛇產下蛋之後,就會離去。對待自己的後代冷酷無情;蠍子交配後,母蠍子會吃掉公蠍子,小蠍子出生後會吃掉母蠍子。對待自己的親人冷酷無情。因此後來比喻人的冷酷無情、殘忍無比。 正因為有瞭這為數不少的典故,後世男人被女人惹火瞭時候,為瞭表示自己的高雅、聖潔與斯文,常引用孔子的名言來說女人;薑子牙面世後,難得一大把年紀才娶瞭妻,結果卻慘遭拋棄,本是發泄內心的不平,不料世人便引以為經典,為瞭發泄內心的不滿,為瞭渲瀉自己對命運的抗爭,便給女人冠以更直接且展示內心狠毒的名兒;再後來,人們經過漫長歲月钢铁防腐的磨練,經過仔細的觀察,發現瞭蛇蠍這兩種動物殘忍的天性,再加上元曲的真情演繹,於是,女人又多瞭一個最為惡毒的名字。為瞭突出女子心腸的惡毒,有的甚至還標上對比鮮明的標題“天使面容,蛇蠍心腸”,或直接說“蛇蠍美人”、“蛇蠍美人心”。 如果說薑子牙罵女人有事實事實依據,元曲中罵女人是劇情的需要,那麼孔子罵女人又是為什麼呢?為什麼前文說我們對其罵女人之言有誤解甚至曲解呢?其實,孔子的這句話出自於《論語?陽貨》,原文的全句為“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,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”。被普遍認為是孔子鄙視婦女和體力勞動者的論據。連海外真心尊崇孔子者也覺得難予諱言,無可奈何地說:“孔夫子就這句話說錯瞭”。 到底是孔子說錯瞭,還是後人的誤解呢?這個問題似乎沒有探討的必要。因為不是聖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,聖人的觀點也得經受時間的考驗。也許在當時是真理,站在統治者的角度是真理,但如果站在其他钢结构除锈刷油漆人的角度,那有可能不是真理,甚至可以說是謬論。但如果真是我們理解的錯誤,而又放手不管,聽憑其錯下去,於孔聖人的確又很不公平。當然,如果我們僅憑習慣看其前半句來研討,似乎真的是孔夫子的錯;當我們結合後半句,結合孔子當時的經歷,全面地思考,有可能又是我們理解的偏差,或者幹脆是一種歪曲。 且看楊伯俊先生的《論語譯註》是這樣譯的:從文字看,按照邏輯分析,“唯”如果是副詞,作“獨、隻、僅僅”講,意思是:隻有“女子與小人”難養。但隻有“女子與小人”難養,並非所有“女子與小人”都難養。則這句話是特稱而非全稱的命題。“唯”字還可作句首的語氣詞,這樣一來,這句話的意思是“阿,女子和小人難養呀!”。這雖不是一個陳述句,但明顯地對事物有所斷定,可視為全稱命題。但從其含意分析,實則為特稱命題。前句是論斷,後句是論據:“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”是“女人與小人”難養的理由和表現,也是孔子所言“女子與小人”的界說:並非所有的女子與小人都難養,隻是“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”的“女子與小人”難養。孔子所說的“女子”,並不等同於婦女,“女子”這些詞,隻是婦女中“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”者。同樣,“小人”也不是男人中的體力勞動者,而隻是男人中的“近之則不孫,遠之則怨”者。 從以上分析可見,“女子”和“小人”都決非泛指所有的婦女和體力勞動者。可惜,中國古代重視邏輯的墨傢和名傢,秦漢以後就衰微瞭,形成中國傳統文化在秦漢以來邏輯思想不發達。近現代學過西方邏輯學的學者,在關鍵時侯竟也率由舊章,不求甚解,滿足於以訛傳訛,籠而統之地把鄙視婦女和勞動人民的罪名強加在孔子頭上。 薑子牙的話有明顯的指向性,並非代表所有的女子,他確指自己的妻子,或者再推而廣之,是指那些與他妻子類似的老於世故、重財輕義的女子。至於元曲中那個形象的比喻,也僅指劇中有蛇蠍心腸般的惡人,也並非專指女人或者說大多數的女人。更非專指那些漂亮的女性,有天使般容貌的美麗女子。 當然,我們也不能完全指責後人對於前人詞義的歪曲,更南京google优化不能對
相关的主题文章:
送一个句号让范美中事件离开
范泡泡——一个教育失败的典型
《***》读感随记(28)
选择死来逃避
看电视募捐的感慨
雪埋金簪
韩寒言论刻薄,谁之过?
中央调控“组合拳”真正落实,房价应回落
某些现代人的歪理学说
深圳人人皆烈士

孝心琐谈
由一句话引起的思考
给你包点茶叶
把你的裤腰带解下来
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393
注册日期 : 13-10-31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civejlxp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